安倍协助率下跌,东瀛对钓鱼岛立场缘何软化

图片 1

导语:安倍再度上台后,在中日关系上摆出与中国对抗的强硬姿态。在领土和历史问题上“死磕”中国的同时,在国际上针对中国开展“舆论战”。此前中日关系陷入低谷,经过数周密集的私下磋商后,安倍终于创造了在北京APEC峰会间隙和习近平坐下来谈谈的机会。安倍之所以如此焦急地提出希望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和当今亚洲中日韩之间让人捉摸不透的三边关系不无关系。
  安倍让步钓鱼岛,换来习安会面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周一早间举行双边会谈,这是两位领导人自近两年前执政以来的首次面对面会谈。会谈暗示持续两年的中日关系紧张局面有望得到缓解。这次会晤是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三天前中日两国同意努力改善关系,并暗示愿意暂时搁置争议岛屿的问题。
  11月7日,中日同时宣布两国就改善关系达成四点共识,日方终于做出让步,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的领土,从历史的角度上看去法理是如此的清晰。但历史并不只有法理。正是这个荒凉的小岛映射出了半个多世纪来风云变幻的国际政治,日本对钓鱼岛等岛屿的总称一直以来都是“尖阁群岛”和“尖阁列岛”,日本政府人士虽然依旧认为“日方仅承认了中日在东海地区的紧张状态”,但对于一向认定“钓鱼岛不存在主权问题”的日本政府而言,这可以看作是向中方让步的内容。
  据报道,习近平在整个会见中的谈话围绕中日刚刚达成的包括钓鱼岛问题在内的四点原则共识,希望日方切实按照共识精神妥善处理好有关问题。而安倍也表达了日方愿意妥善处理有关问题的意向。日本官员称此次会面为“双边会晤”,在外交层面上较“握手寒暄”或“互致问候”更高一级。据悉10日下午,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多位外国领导人,安倍只是其中一位,据报道,从早上9点到中午时分,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先后会见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韩国总统朴槿惠、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文莱苏丹哈桑纳尔、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等。正是应了外长王毅的那句话:“中国是东道主,中国人有一个习惯,来者都是客。”
  不过习近平会见安培和其他几位国家领导人在细节方面稍有不同,首先在新闻通稿中,和其他几位领导人的会面,都用了“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某某”的措辞,而对安倍,则是习近平“应约会见”。此外,同是在人民大会堂进行的会见,地点也不相同,据中新社报道“除了安倍晋三,其他五场双边会见均安排在金碧辉煌的东大厅。”领导人握手合影的背景也各不相同,除安倍外,都是中国国旗和对方领导人国家国旗,而习近平与安倍会见的背景为宝蓝色幕布。
  安倍为何急于改善对中关系
  此前中日关系陷入低谷,经过数周密集的私下磋商后,安倍终于创造了在北京APEC峰会间隙和习近平坐下来谈谈的机会。安倍之所以如此焦急地提出希望与中国领导人会谈,其主要原因有三个。随着7月1日解禁集体自卫权后,安倍的内阁支持率急速下降,支持着安倍人气的经济也每况愈下。根据财务省公布的数据,6月份的贸易赤字达到8222亿日元,输出额前年同比下降2%,日中贸易的恶化对此带来极大影响。这便是安倍急于改善对中关系的第一个原因。如果安倍经济学失败,不仅严重打击日本经济,也会严重动摇安倍政权基础。而安倍很清楚,要想重振日本经济,必须进行结构性的改革,必须借助外力尤其是中国经济的活力。倘若能妥善处理中日关系,也有益于日本国内选民对安倍执政能力的评价。
  此外日本“近邻外交”陷入困境。众所周知,日本外交的重心在亚太地区,然而安倍却高调推行的“地球仪外交”,对身边的中国等近邻装作视而不见。实际上安倍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牵制中国,另一方面更是在为渐显颓势的日本造势,避免日本被国际社会所忽视。但结果是,安倍非但达不到牵制中国的目的,在对朝和对俄关系上,日本也未取得重大进展。此外,日本还担心东北亚的“中美日合作”被“中美韩合作”所取代,使日本陷入边缘化和孤立的境地。所以说,维系中日之间的安定关系,在APEC北京峰会期间建立起与中方的信赖关系将是安倍的重要课题。
  还有就是来自美国的压力。4月份,奥巴马访问日本,曾强烈敦促安倍晋三加紧改善和中国的关系,通过对话谈判来解决彼此间的问题。美国切实感受到了日本将其拖下水的危险,因此,极力要求日方改善对华关系。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表示,在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的历史问题上,美国对日本的不满也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这不仅影响对华关系,也影响对韩关系,日韩关系交恶,势必影响美韩同盟。
  不过,仅一次会谈,并不能说明太多。《日本经济新闻》认为,优先举行首脑会谈的结果,让两国之间的“悬案”得以暂时搁置。但如果今后双方努力的方向出现偏差,“两座休眠火山依然存在再次喷火的可能性”。正如习近平所指出的,这两年,中日关系出现严重困难的是非曲直是清楚的。日本只有信守中日双边政治文件和“村山谈话”等历届政府作出的承诺,才能同亚洲邻国发展面向未来的友好关系。
  APEC背后的亚洲三国演义
  本次APEC会议,最受瞩目的还是中、日、韩三国的关系,三国新政府上台以来,中日韩之间让人捉摸不透的三边关系呈现着冰火三角形:中韩之间自由贸易协定进展神速,首脑多次见面互访。而军队之间的高层交流,海上空域、海域的识别划分、渔业纠纷的处理等等问题,放在十年以前,拿出任何一个都要颇费周章。牵涉全盘的复杂问题,如今两年多里一个接一个地顺利解决,不能不说是高层充分互信起到了重要作用。反观日本和中国的关系,则让人忧虑而费解。日本安倍内阁一方面对华采取强硬态度而且极力靠近美国,导致中日双方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交流都几乎陷入停顿,但同时在国内使用短期刺激市场的“安倍经济学”,勉力将支持率托在高位。
  中日之间的矛盾并非因为“政治家挥拳头”而来,当然也不会因为“前辈的言论和汗水”就瓦解冰消。同样,中韩之间的蜜月并不是没有天花板,三国共同面对的历史问题,军事摩擦问题,半岛核问题仍然没有任何解决的契机和迹象,而且这些问题很难通过先民后官的蚕食方式来淡化和缓解。维持现有的良好局面,坦率地表明立场,等待一个更为合适的时机,恐怕是现在的最优选择。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支持率连续暴跌,进入有下台风险的“危险水域”,其中最差的民调结果是他的支持率已到29.2%。防卫大臣稻田朋美等“不够格”的表现据信拉低了安倍晋三的支持率,安倍已经计划下月初大幅改组内阁,以期挽回国民信任。

在本月初的东京都知事选举中,小池百合子狂胜自民党候选人,被认为敲响了安倍下台的第一声“丧钟”,随后安倍内阁支持率的一泻千里显示,他的执政已经处于危急中。

环视亚洲,近日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三世面临严重起诉,他可能“坐牢”成为一些分析人士的预言。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威望遭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李家王朝”正被撼动。朴槿惠眼下的处境最悲惨,她一直待在看守所,常面壁自语,行为怪异,被疑精神出了问题。

这几位现任或前任领导人都在对华关系或某项关键对华事务中执行了激进路线。尽管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对国内政策处置不当而遭抛弃或被质疑,但他们的对华表现有某种共同逻辑,这种逻辑是否也影响了他们在国内事务中的表现呢?

回答是肯定的。这几位领导者都偏离了中国文化所强调的“中庸之道”,走向抱住美国大腿、不惜与近邻中国作对的极端。这反映出他们相当致命的政治幼稚,这样的幼稚必然会在他们处理国内事务时有所体现。

做事可以只顾其一不计其余,对政治领导者来说这是可怕的自我放纵。尤其是,他们贸然在对华关系中树敌,尽管通过民族主义鼓动他们获得了临时支持,但搞僵同中国关系是他们日后遭到抛弃的一个伏笔。亚洲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众真正愿意同中国对立,这样的不情愿有时未必会促成突出的舆论行动,但却会默默发生作用。

安倍晋三要把日本打造成对抗中国的实际旗手,这与日本的国力和日本社会关注的主题都已不相称。同中国僵持成为日本极其突出的国家战略,强行带领日本冒这个险,安倍必须有充裕的威望支持他的这一选择,而他竟然想用中日冲突反过来支持自己在国内的各种“改革”,包括闯“修宪”的关。他显然搞错了政治的一些基本关系和逻辑。

那位李显龙也一样。他连其父李光耀在中美之间把握平衡的政治遗产都没有搞懂,只学会了口头宣扬“平衡”,却放弃了它的核心内涵。他轻率地在南海问题上选边站进美日的队列,严重损害了其父长期苦心经营的中新友好,也毁掉了新加坡在美中之间左右逢源的格局。他如今成了中国社会最不喜欢的外国领导人之一。

上述几位领导者在对华关系中展现了自己的笨拙,他们都缺少统筹处理复杂事情的能力,有顾了西头不顾东头的显著弱点。他们在国内事务中栽大跟头都是必然的,迟早会发生。

中国是温和的大国,但是有些人不是尊重中国的温和,而是想消费中国的谦逊。他们煽动的民族主义虚伪地把国家利益的上限宣扬为“底线”,试图以小博大,借助外部杠杆逼中国让步。他们的对华政策都消耗了自己的大量政治资源,到头来都没有为他们自己加分。

安倍怎么可能把日本带回到在亚洲呼风唤雨的位置。日本民众要比他更加理性、现实,他挽回自己政治声望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来源:环球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