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层部署后,有何特别之处

图片 1

如果说政党交往与政府间交往有什么不同,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明昊接受政知君采访时曾表示,政党外交相比较而言具有更灵活的特点。通常,政党外交所受外交规则和礼仪的限制少,对于对等性等要求也没有那么讲究,也因此对外交往的形式可以更为多元。此外,政党外交的对象可以是执政党,也可以是在野党,可以是秉持相同政见的政党,也可以是意见向左的各类党派。

5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长野县同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共同主持中日第六次高级别政治对话。

一般来说,党际交往既务实又务虚,但是两位中央委员此访却有“实处”。

据人民网报道,6月5日至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率中共代表团对印度进行友好访问。

《贵州日报》4月4日报道称,访问务实高效、成果丰硕,既有力促进党际交往、服务国家总体外交,又充分发挥贵州优势、积极推动地方合作。

虽然中央政治局委员率中共代表团出访并非新事,但每次的重点不同。

就在去年,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北京市委书记蔡奇、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曾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市委书记的身份分别率中共代表团出访古巴、巴拿马,英国,乍得、埃及和突尼斯。而此次巴音朝鲁、孙志刚出访的头衔是中共中央委员、省委书记。

据政知君不完全统计,最近吉林、四川、重庆、辽宁、浙江、江苏、安徽、北京和广东等省的党政一把手曾率队出访,访问的国家也各不相同。

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会见巴音朝鲁

各省将如何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

据报道,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与乌干达副总统塞坎迪共同见证了吉林省在乌建设电力产业园及长春添裕服饰有限公司投资1000万美元的服装厂等经贸合作项目的签约仪式。

与蔡奇和李希不同,其他省份的党政一把手是率“省/市代表团”“省友好经贸代表团”“省经贸代表团”出访的,但加强合作也是其中的一大主题。

党际交往、合作是两位中央委员出访的“关键词”。事实上,省委书记的外访还有其他形式。2018年6月,辽宁省委书记陈求发率辽宁省友好经贸代表团访问德国和罗马尼亚;浙江省委书记车俊率浙江省代表团到津巴布韦、南非、毛里求斯访问。这两位省委书记不是率中共代表团而是省代表团,也就是说,一个是政党交往、一个是政府间交往。

“中印在推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维护多边主义等重大问题上存在共同利益,中方愿同印方一道,共同应对挑战,共享发展机遇。”

巴音朝鲁的行程也非常丰富。报道显示,访问中,巴音朝鲁宣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表示将共同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成果,推动共建“一带一路”,深化双方农业、扶贫、工业园区和地方合作。访乌期间,巴音朝鲁还会见了乌副总统塞坎迪,与乌抵运总书记卢蒙巴举行了会谈。巴音朝鲁与塞坎迪一同出席了“中国—乌干达经贸交流会”。

图片 2

2017年12月举行的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第七次会议,一致通过了《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第七次会议共同倡议》,倡议称,愿不断提升双边务实合作水平,并在第三方市场推动中日企业间的合作;愿在“一带一路”倡议基础上,用好福建省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以及海陆丝绸之路的重要连接点的优势,积极探讨两国具体合作项目。“中日企业第三方市场合作”从那次会议上作为“倡议”,到去年5月中日共同签署了关于中日企业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的备忘录,再到去年10月首届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官民论坛举行,这就是“务实合作”的一个典型例子。

共同主题

一般来说,如果是省委书记率地方代表团出访,邀请方大致为对方国家的部长、局长、州长,或者首相对华特使等,参与会见的基本以这一级别的相关官员为主。而如果地方一把手具有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这样的身份,“党际交往”往往成为出访的主旨和重要内容,出访规格也更高。邀请方以政府、政党层面居多,通常会与总统、总理、议长,以及执政党和在野党的领袖会见。

图片 3

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在与巴音朝鲁会见时表示,感谢中方给予乌巨大支持,表示愿与中方深化党际合作,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推动两国关系迈上新高度。

资料| 新华社人民网新华日报浙江日报等

最近,两位中共中央委员率中共代表团出访。

他也提到,当前国际形势面临诸多不稳定不确定性,中日两国要“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携手推动各国互利合作、共同发展。”

图片 4

政知君注意到,在各省的相关通稿中,在报道省委书记、省长出访时有不少都提到这么一句话,高层出访是全面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的重要讲话精神。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关于上述两位中央委员出访的报道中,都提到了“党际合作”、“党际交往”,而且均是率中共代表团出访,那么,这种外访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四个首字母为“I”的单词

孙志刚会见埃及议会第一副议长谢里夫

他希望英国企业到吉林投资发展,在吉林推广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加快产业集群集聚、转型升级,加速新旧动能转换,助力吉林走出新路。

图片 5

政知君注意到,最近两个月以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以及一些省份的党政一把手都有出国访问的消息。

《贵州日报》介绍称,访问11天,孙志刚共出席9场高级别政治会见、1场主题演讲、1场省际交流活动。访问期间,孙志刚深入宣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中国共产党执政70年来经验成就,分别同摩洛哥、突尼斯、埃及有关政党政要就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党际交流及地方合作等交换看法,并宣传贵州、推介贵州,共同探讨加强“一带一路”框架内多领域、多层次务实合作,为巩固和发展中摩、中突、中埃关系作出积极贡献。

在德国访问期间,车俊也出席了一个高层论坛——浙江-德国数字经济和高新技术产业高峰论坛,他说:

那么,政党交往都有哪些具体内容呢?

一个背景是,4月26日,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习近平曾作主旨演讲,他提到,“下一步,中国将采取一系列重大改革开放举措,加强制度性、结构性安排,促进更高水平对外开放。”

党际外交

比如李希赴印度访问,“旨在落实两国领导人重要共识,增进互信,拓展务实合作。”

和孙志刚一样,巴音朝鲁此次率团访问的也是非洲国家。报道显示,4月3日,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会见了中共中央委员、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率领的中共代表团。

离开韩国后,娄勤俭又去了日本。

中共中央委员、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此次出访行程为11天,涵盖3个国家。据报道,应摩洛哥公正与发展党、突尼斯呼声运动、埃及自由埃及人党邀请,中共中央委员、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率中共代表团于3月24日至4月3日对摩洛哥、突尼斯、埃及三国进行访问。

在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赴韩国时,韩国举行了江苏韩国开放创新合作交流会,娄勤俭在演讲中用4个首字母为“I”的单词,就进一步推进双方开放创新合作提出了四点建议。

两位中央委员的具体行程已经给出答案。

还有一个不同点。

务实合作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此外,还不得不提到一个中央部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是负责中国共产党对外工作的职能部门,这一中央部门每年都会展开多个政党交往活动。比如政知君曾参加了2016年的中欧政党高层论坛、中国共产党—德国社民党第四次可持续发展对话会。

吉林是中国“一带一路”建设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吉林省长景俊海在访问英国期间提到,吉林是中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和商品粮基地,新能源与智能网联汽车、先进装备制造、冰雪产业、医药健康、现代农业等重点产业正在蓬勃发展。

多说几句。政党交往不仅仅是省委书记这一层级的,高层政党外交也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例如2015年,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邀请,由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席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并对朝鲜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要注意头衔,在通稿中,蔡奇和李希的第一个身份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据报道,中共中央委员、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率领的中共代表团访问非洲国家乌干达;中共中央委员、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率中共代表团对摩洛哥、突尼斯、埃及三国进行访问。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都是率中共代表团赴日本和印度访问。其中,蔡奇是“应日本自由民主党和公明党邀请”,而李希是“应印度外交部、泰国政府、马来西亚执政的希望联盟邀请”。

巴音朝鲁出席“中国—乌干达经贸交流会”

访问时,李希结合广东发展实践,介绍了新中国成立70年、改革开放40年特别是中共十八大以来取得的历史性成就、发生的历史性变革,主动宣介中方在中美经贸摩擦中的坚定立场和信心决心。

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此次出访中也提及一些务实合作。访问期间,孙志刚宣传贵州、推介贵州,共同探讨加强“一带一路”框架内多领域、多层次务实合作。在摩洛哥期间,孙志刚还赴肯尼特拉大西洋保税区和卡萨布兰卡金融城考察,实地了解中信、华为等中资企业在摩投资发展情况。

今天关注的话题是出访。

图片 6

图片 7

不难看出,两位中央委员此次展开的政党交往还有两个相同的议题:一是宣介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二是共建“一带一路”。

需要说明的是,最近出访的也不仅仅是地方党政一把手。

事实上,务实合作也是政党交往、党际交流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政知君给大家举个例子,比如中日之间有个著名的机制叫做“中日执政党交流机制”。这一政党交流机制也促成了不少务实合作。

携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访的领导人,一般都会由对方相关政党领导人接见,就两党关系、战略合作等进行相关的探讨与交流。

摘要:关于上述两位中央委员出访的报道中,都提到了“党际合作”、“党际交往”,而且均是率中共代表团出访,那么,这种外访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5月15日至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曾先后访问挪威、奥地利和匈牙利,在那次出访活动中,栗战书强调:

图片 8

李希称,广东省希望与印地方深化交流合作。

两位中央委员出访有两个共同议题

希望浙德双方在“一带一路”框架内,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提供更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投资环境,推动贸易大合作、投资大便利、人员大流动;加强创新发展战略对接,合力突破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前沿技术,加强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等新兴产业合作,共同做大产业、做大市场。

以吉林、江苏和浙江为例。

浙江省委书记车俊在出访期间,也多次提到了“一带一路”。

率中共代表团出访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挪在维护现有国际体系、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上具有共同利益,要共同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是国际社会的共同责任,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不符合世界潮流,单边退约、单边制裁不仅损害别国也会损害自身利益。”

江苏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一带一路”交汇点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等重大发展决策在江苏交汇叠加。

官方报道称,他“广泛接触日本地方政府、工商团体、金融界、企业界代表人士,深入开展沟通交流,达成多项合作共识”。

△景俊海与欧洲货币集团总裁欧杰涵在伦敦举行会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