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矿工,南非总统宣布为铂矿冲突遇难者举行全国哀悼

  南非总统祖马19日下午宣布,从20日起对在全国暴力事件中死亡的南非人、尤其是西北省铂矿遇难者进行为期一周的全国哀悼。

南非当地时间16日下午,荷枪实弹的警察对一群工人开枪扫射的画面,令矿工卡贝利不断联想到种族隔离时代。而现在距离南非种族隔离政策结束已有18年。

  祖马说,从20日到26日,南非将悼念在西北省铂矿冲突中遇难的44人。届时,南非国内机构和国外使领馆将降半旗致哀。他说,23日将是官方纪念日,以促进各界努力建立一个没有暴力的社会。

“我们要求增加工资,但我们深深感觉到全国矿业工会已经不理我们的死活,他们只是为白人服务。”卡贝利说。而他口中的全国矿业工会则是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的重要支持者和盟友。

  本月10日起,南非西北省隆明公司所属铂矿数千名矿工开始示威,要求增加工资,抗议逐渐演变成和警方的暴力冲突。冲突共导致44名矿工死亡、80余人受伤。这是南非结束种族隔离制度以来最血腥的冲突之一。

南非警察枪口下的矿工形象,凸显出结束种族隔离十多年后,南非人难以容忍严重的社会不平等和高涨的失业率等突出社会问题持续存在。

  祖马表示,西北省铂矿流血冲突发生后,全国都感到震惊和悲痛。哀悼周的举行就是要体现人类生命的神圣和宪法对生命保护所赋予的权利,大家必须团结起来,反对暴力。

多重因素酿悲剧

  隆明铂族金属公司是世界第三大铂金开采商,现有员工2.8万多人,在南非北方的西北省和林波波省拥有铂矿。

10日开始,南非西北省隆明公司铂矿数千名矿工要求增加工资,并抗议示威。16日下午,警方试图驱散抗议矿工,在双方对峙中,警方向示威矿工开枪,直接导致34人丧生,78人受伤。警方对此的解释是,矿工先向警察开枪挑衅。NUM秘书长巴莱尼也称,警察开始很有耐心,但工人的武器和行为非常危险。

“我们的民主秩序有足够的空间,任何冲突都可以对话解决,而不是采取违法暴力方式。”南非总统祖马在声明中称,他已经下令执法机构全力控制局势,把犯下暴力罪行的人绳之以法。

南非官方的反应激起了工人们的强烈不满,也将新兴工会组织矿业和建筑业工人联合协会和NUM的矛盾推到高潮。“斗争,只有斗争才能让我们真正解放。”最近,一群年轻的工人一边挥舞着大刀,一边如此高喊口号。

玛斯奥斯是AMCU的成员,他是被阿奎里厄斯铂业公司埃弗勒斯矿区解雇的2000名员工之一。“这个地方只能靠铂维持生计。现在我们能怎么办?”他说。

玛斯奥斯一家住在距离约翰内斯堡以东300公里来登堡郊区的一个残破的小镇上,全家人挤在破旧不堪的一个小屋子里,十多年前他笃信的南非政府繁荣发展的承诺正在一点点破碎。

和他一样,自种族隔离制度灭亡后,南非人的欣喜也正慢慢转变成挫败的负面情绪。如今很多矿工仍然在恶劣和危险的工作环境下挥汗如雨,而月收入则大约在4000兰特。

根据NGO组织基准基金会的一份报告,南非铂金矿区的生存条件一直没有得到提高。该报告指责隆明公司“恶性事故高发、工人居住条件极差”等,目前很多铂金行业的工人居住在条件极差的矿井周围社区,而相比之下黄金业的工人则至少可以居住在矿业旅馆等地方。

受到铂金价格下跌、需求减少、成本上升等因素影响,今年7月,全球第四大铂金生产商阿奎里厄斯铂业公司表示,该公司计划削减铂矿产量,以储备现金及维持储量,直至经济环境得到改善。南非铂矿约占全球探明铂矿储量的80%。此番阿奎里厄斯在埃弗勒斯矿区的减产和裁员,进一步造成劳资关系的恶化,以及铂金业和工会关系的恶化。

但AMCU成员否认全球铂金价格和裁员低薪之间的关系。“没有理由关闭那些铂金矿,他们在价格上撒谎。”29岁的马拉帕尼说,“他们并没有裁去其他矿区的工人,我想这就是资本主义的一部分。”

而在铂金行情尚佳时,南非规定工会组织和行业的议价谈判只限于黄金和煤炭行业,也奠定了如今冲突爆发的基础。

新兴工会反抗传统工会

由于工人和企业的长期矛盾,AMCU、NUM和铂金行业的长期斗争已慢慢将愤怒的工人转变成“武士”。

NUM隶属于的南非总工会是南非最大的工人联盟之一,而COSATU则是南非执政党非国大的长期盟友。在当前的南非,一种观念广植于工人心中,即行业和各种文件都是不公平的,因为NUM和公司以及非国大串通一气。

尽管现在NUM否认在矿业公司里有股份,否认和矿业公司管理层过从甚密,但海外媒体引述AMCU来登堡分会主席贝恩谷的话称:“NUM在那些公司里有股份。”而NUM前领导人、现非国大重量级人物拉马福萨则是隆明公司董事会成员。在他领导工会的25年前,曾发起过一次罢工,并亲眼看见警察射杀了11名矿工。

现在的情况是,AMCU和其他新兴的工会组织不断向NUM成员灌输不满,并不断“挖角”NUM,争夺铂金行业中的工人加盟。

反抗NUM的浪潮同时激起了工人们对政府的不满,近年来贫穷乡镇和棚户区骚乱频发。“对于历来占主导地位的工会组织NUM的挑战,并不是偶然的。”矿业咨询公司优乐米负责人白萨克认为,“NUM从属于非国大,这种挑战发生的大背景是越来越多的草根对政府表现的不满和争论。”

在过去10年中,由于国际金价不稳定,成千上万的南非工人失去工作,南非黄金行业同样也遭遇过这样痛苦的重组过程,南非从世界第一的黄金出产国一度跌至第四位。“我想铂金业仅仅是开始经历黄金行业曾经经历过的历程。”南非英美黄金阿萨蒂公司首席执行官卡蒂芬尼称,“他们还必须作出艰难的决定。”

但南非黄金行业走过的道路并不一定适合这个社会情绪负面、工会组织相互对抗以及全球经济疲软的新时代。由于亲市场的南非前总统姆贝基给予南非黄金行业足够的政治空间,削减劳动力并减少薪资开支,1996年黄金行业工人为30万人,而现在仅为13万人。

多数分析认为,由于劳资关系紧张、工人反抗增多,再加上成本上涨和国际铂金价格低迷,越来越多的南非铂矿井可能将被迫关闭。

当地时间16日下午,警方在试图驱散示威的武装矿工。警方先是利用水炮、眩晕手榴弹和催泪瓦斯试图驱散矿工,意欲夺走矿工群体手中的砍刀、棍棒等武器而不成,目击者称随后警方向示威人群开枪并封锁现场,当时还有两架直升机在进行空中监视和巡逻。警方称是遭到袭击后开始还击。

南非警察部长那提·米特斯瓦此前证实至少30人在冲突中丧生。并估计死亡人数还将继续上升,目前正在进行调查。

南非7月份新上任的国家警察局长费耶加称,铂矿枪战中共有34名矿工死亡,另有78人受伤。枪击34名矿工是出于自卫。“警方被迫开火以保护自己”,“他们对警察发动猛攻,开枪并挥舞着危险武器。”已有259人被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