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有制的发源与意义,社会是与人还要诞生的啊

  

  

  

  

  

  

  
问题是:它是在原始社会的哪个时期出现的?为什么在实行财产共有,共同生产,集体劳动和平均分配的社会制度的原始社会,竟然又会产生出与这些社会制度完全相悖的罪恶的私有制?促成它出现的条件和原因又是什么?

  
史前人类学大约是一门在两百多年前兴起的学问,其学术追求是揭示人类及人类文明的出现与早期历程,重建史前史。按一般见解,史前人类学有三大分支,即生物人类学、考古人类学和社会文化人类学(或曰哲学人类学)。而以上问题,尤其是社会起源问题,乃是属于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范畴,只不过它在回答这些问题时,也要经常运用生物人类学和考古人类学的研究成果。生物人类学研究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类物种和人类的由来及其演化过程;考古人类学发掘并研究人属动物出现后的物质遗存。由于任何一种存在者的起源都与其本质存在互释性,所以我们只要能够弄清社会的起源,也能同时弄清社会的本质。

  
关于物品私有化是从工具开始继而发生于生活用品的观点,在马克思和恩格斯那里其实也有表露,马克思说:“武器和衣服最早成为私有财产的对象。”[4]恩格斯说:在氏族社会,“男女分别是自己所制造的和所使用的工具的所有者,男子是武器、渔猎用具的所有者,女子是家庭用具的所有者。”[5]

  
这些既是人文社会学诸学科的前提性问题,也是迄今为止仍未得到可信解释的问题。在人类学出现之前的那些缺乏事实根据也偏离历史事实甚远的各种假说就不去说了,就是出自现代人类学的各种解释,也均存在诸多可疑之处。这就有必要为之进行新的思考。

  

  
与人数众多、观点鲜明的同程说不同,明确可归为非同程说的人类学研究者甚少。在国外,大概仅有摩尔根一派的学者,其他或可归入非同程说的学者,则多是只有片言只语的模糊表达。摩尔根的观点是,人类社会始于氏族,氏族之前没有社会,是“男女杂交”的状态。[14]但其没有明确陈述理由,似乎仅在于氏族是有性规范的组织,而之前的男女杂交群体则没有任何性规范。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data/10235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进入专题: 生产资料
  私有制
 

  

  

  

  

   摘要:在社会起源问题上,人类学有同程说和非同程说这两派的四种见解。前三种见解均难以成立,只有第四种即张岩的非同程说可以证成,但也存在诸多不足。要想真正说通,还得重新证明两个判断:一为氏族是人类社会而不是动物性群体;二为氏族之前的原始群中的个体已是真正的人而不是正在形成中的人。关于第一个判断,可以通过比较氏族和原始群的群体性状来证明;而第二个判断则可通过若干相关事实和合理推论得到确证。由此可以确定,最初的人类社会即氏族,并不是随着人的诞生而同时诞生的,而是被先于氏族而存在的人创造出来的。其动机是为了化解“原始群僵局”,而创构手段是一套制度安排。是故,社会乃是一定疆域内的所有个人的人为组合体。社会的出现是人类历史中的伟大事件,它不仅使人类在群体性状上也从此脱离动物界,而且还改变了人科物种原有的演进图景。

  

  
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论述,物质资料的生产是有社会结构的,分为三个层次,即由一定的工具标志的生产力形成的生产方式、由这种生产方式决定的各种生产关系和反映这些生产关系的上层建筑与意识形态。受这种观点的启发,蔡俊生提出,人本身的生产也有社会结构,也是三个层次,即一定的社会组织形式,基于一定社会组织形式而形成的社会物质关系以及社会物质关系的权利意志形式。根据他的研究,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结构形成在前,人本身生产的社会结构形成于后,因而人和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实质上可以分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结构的形成过程;第二阶段是以一定物质资料生产的社会结构为前提而发生的人本身生产的社会结构的形成过程。只有这两种生产的社会结构都已经形成,人和人类社会的形成过程才告结束,所以标志人本身生产的社会结构完全形成的两合氏族婚姻联盟出现的时间即距今4万年前,就是人类社会正式形成的时间。[13]

劳动对象的私有制加上先前已有的生产工具的私有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韩东屏  

  
其中道理,需从集体劳动这种当时人们共同生产的劳动方式、也是原始社会自诞生以来就一直在持续实行的劳动方式说起。原始社会首先采取集体劳动的方式绝非偶然。原始人最初的生产是狩猎和采集。显然,在只有石斧、木棍等极其简陋的狩猎工具的情况下,狩猎只有采取集体出动、共同围猎的方式,才有可能对付大型猛兽和猎取更多猎物。因而狩猎采取集体劳动的方式,乃是为了保障狩猎的成功和产生更高的生产效率。不过,采集实行集体劳动的方式倒不是为了提高生产效率(鉴于采集的特点,集体采集实际上并不会比分散采集有更高的生产效率),而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因为在野兽随时出没的山林中采集野生食物,只有采取集体出动、一起采集的方式才有安全感,才可以对付突然来袭的野兽。在狩猎和采集之后出现的畜牧业和种植业,出于业已形成的习惯,并且至少最初也存在同样的安全问题,于是也就自然而然地沿袭了传统的集体劳动的方式。

图片 1

  

  
在社会起源问题上,由于“有人自然就会有人类社会”的说法似乎非常在理,绝大多数人类学学者都属于同程说,其先驱和主要代表是恩格斯。他的名作《劳动在从猿到人转变过程中的作用》一文,在论述了人的诞生是劳动在从猿到“正在形成中的人”再到“完全形成的人”的过程中起了决定性作用的同时,也顺便解释了社会的起源问题。他明确提出人的形成就是社会的诞生:“由于随着完全形成的人的出现又增添了新的因素——社会。”[②]恩格斯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在于他同样是把劳动当作了在人类社会形成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因素:“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在我们看来又是什么呢?是劳动。”[③]这就是说,因为人类会劳动,所以人类的群就有了与猿群不同的特征,成为社会。不过,恩格斯这句话中的“劳动”,已不是猿的劳动,更不是其他动物也会的劳动。虽然所有动物都要通过劳动来获取食物并“滥用资源”,甚至“有些猿类用手在树林中筑巢,或者如黑猩猩甚至在树枝间搭棚以避风雨。它们用手拿着木棒抵御敌人,或者以果实和石块掷向敌人”[④],“但是,这一切还不是真正的劳动,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⑤]恩格斯的这句话同样需要注释,句中的“工具”,应该不包括栖身和避风雨的巢穴,也不包括单纯用于防身的木棒,因为这些东西在其他猿群那里也有,它仅仅是指能用于生产的劳动工具即生产工具。是故,恩格斯紧接着就自问自答道:“最古老的工具是些什么东西呢?是打猎的工具和捕鱼的工具,而前者同时又是武器。”[⑥]这就说明,从制造生产工具开始的“真正的劳动”在恩格斯那里,既是人区别于猿和其他一切动物的类本质,也是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乃至一切动物群的特征。换言之,恩格斯的意思是,正因为人会制造生产工具的劳动而其他动物都不会,所以,人才超越了动物而成为人,人的群体也才超越了动物的群体而成为社会。那么,使人和人类社会得以诞生的制造生产工具的真正的劳动,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一点恩格斯没有具体说,根据当代考古人类学的研究,制造生产工具的劳动早在30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的早期即已出现,因为这个时代的遗存中发现有用砾石打砸出来的砍砸器、手斧,还有很可能是用手斧削制出来的木矛[⑦],所以,这个时点应该就是恩格斯可以认可的人和人类社会诞生的时间。此时,人类在个体形态上是从南方古猿进化出的能人,在群体状态上是原始群,因而能人就是“完全形成的人”,原始群就是人类社会的最初形态:也是人类原始社会的最初形态。

  

  
新的思考拟从检讨人类学的已有解释开始,因只有发现其中的不足,才有可能企及完满的答案。

   是在原始社会。这一点无人置疑。

  

进入专题: 生产资料
  私有制
 

进入专题: 社会
  人类
  社会起源
 

  

  

  

  
但并非没有例外,国内同程说中的蔡俊生就是一位。他在人和人类社会出现时间的看法上与恩格斯不同,自然也与国内同程说的普遍观点不同,是将其定位于氏族阶段而不是原始群阶段。在他看来,原始群时期的“原始人”并不属于恩格斯所说的“完全形成的人”,而只属于恩格斯所说的“正在形成中的人”;“原始人群”也算不上人类的社会或原始社会,而仅仅是“人类社会形成的起点”。[⑧]根据他的说法,这个起点始于30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其间经过漫长的岁月,直到“大约4万年前随着两合氏族婚姻联盟的建立”,才终于形成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熟的社会形态——原始社会。”[⑨]与此同时,“正在形成中的人”也变成了真正的人:“这时的人已经是新人,属于现代人类的体质类型”。[⑩]这就是说,蔡俊生的同程说的社会起源时点要比恩格斯的晚了296万年。

  

  
社会文化人类学关于社会起源的理论可分为两派,即同程说派和非同程说派。同程说是将人类的形成与人类社会的形成视为同一过程,认为社会和人在起源上是同时同步的,人类的诞生就是社会的起源,“人类社会的最早时代——原始社会,是同人类一起诞生的。”[①]非同程说则相反,其观点是先有人类后有人类社会,社会是在人类诞生之后才出现的。

  
实际上,私有制的出现应该比上述通行说法要早得多,而且它的出现也不需要那么多和那么复杂的前提条件。

图片 2

  

   1、两派四解

图片 3

    进入专题: 社会
  人类
  社会起源
 

  

  
蔡俊生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观点,在于他在人类学的理路中又运用了历史唯物主义的两种生产的原理。他认为,应该按照马克思的原则将人类社会形成的过程“理解为一个自然史的过程”,为此,“考察的重点就不能不放在历史过程的基础方面,不能不着重考察两种生产及两种生产的社会结构的形成和发展”。[11]所谓“两种生产”,即物质资料的生产和人本身的生产或人的生命的生产。关于前者,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大量著述都有论及,形成了极为详细和完整的理论;关于后者,则主要是他们在晚年借助于人类学家摩尔根推出不久的《古代社会》等著作而形成的一些看法。不过,这并不意味两种生产理论的提出者对两种生产的重视程度有所偏差。恩格斯在其著作《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的第一版序言中说:“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底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蕃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12]这就说明,作为历史唯物主义创始人之一的恩格斯,其晚年的观点已经有所变化,此前只将物质资料的生产说成“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这时则也将人的生产视为“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既然如此,人类社会的诞生,就只能在两种生产都齐备之时。

  
在原始社会,最后私有化的是土地、牲畜之类劳动对象或生产对象,这样私有制又有了关于劳动对象类的生产资料归个人家庭所有的规定。它的一般性内容,是将原属原始共同体公有的土地或牲畜分归各个个体家庭所有,由个体家庭经营,其产出也归个体家庭所有。出台这个规定的动因,并不是有人想趁机多分得财产,因为在人人平等的原始民主社会,若要分公共财产,就只可能是平等地分,而不可能是不平等地分。也不可能是出于某些人想在将来成为“人上人”和剥削者的深谋远虑,因为在人人平等的民主社会,人们根本不可能产生这样的不平等意识,何况即使有此超前想象,谁又能担保他自己在将来不是被剥削者?

   社会是什么?起于何时,因何而起?

  

  

  
集体出动、一起劳作作为原始人共同而固定的劳动方式,虽然具有安全性,并能在狩猎中提高劳动生产效率,但它也潜藏着一个严重的弊端,这就是很容易让想偷懒的人用“出工不出力”的方法钻空子、搭便车。特别是由于当时实行的劳动产品平均分配的方式,在分配劳动产品于每个人时,是不考虑个人干多干少、干好干坏甚至干与不干的问题的。这就等于当时的社会赏罚机制不仅不惩罚懒汉,反而是鼓励懒汉——虽未出力出汗,但得到的劳动产品却一点儿也不比别人少。正因如此,在当时的社会约束条件下,“出工不出力”的懒汉做法,对有自利本性的个人来说,就是只有好处而没有任何风险或成本的利益最大化选择。而这个秘密一旦被某个想偷懒的人首先发现而加以运用,其中的奥妙自然就会被其他人看破并跟着仿效。仿效的人中,有的也是因为想偷懒而有意仿效,有的则是因为多干没有任何好处而无奈仿效。于是,这样的搭便车做法就逐渐蔓延开来,变成越来越普遍的做法,从而使原始社会的整体劳动生产率即便不是下降,也是停滞不前,以致社会生产难以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特别是在人口日益增多的情况下,这种危机日甚一日。面对这种如此严峻的社会问题或曰经济危机,原始人自然要想方设法加以补救。而土地和牲畜等劳动对象的私有制,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被发明的。

  
受恩格斯的影响,国内权威辞典和相关学科教科书,均是同程说的观点,并都将原始群视为人类社会诞生的起点。

  
私有制可以定义为哪些资源或物品可以归个人所有的正式规定。如是,一旦有了私有物或物品的私有化,也就有了私有制。只不过物品的私有化,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过程。相应地,私有制也有一个从简单到丰富、从片面到全面的过程。

  

  
而我国的历史唯物主义者则根据自己对此书的解读,并结合马克思恩格斯的其他相关论述,形成了这样的通行回答:私有制是在原始社会晚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特别是金属工具的出现和剩余产品的出现,推动了社会劳动大分工的出现和个体生产的出现而诞生的。因为社会大分工引出的商品交换,使得代表氏族或部落进行剩余产品交换的首领可以假公济私,把交换所得的剩余产品据为己有;而个体生产即个体劳动和个人经营的出现,则使生产资料和生产品逐渐变为个人私有财产。[3]

   关键词:社会、人类、社会起源、同程说、非同程说。

   3、生产资料私有化的成因与条件

  

  

  

  

  

  
被柏拉图、卢梭、莫尔等不少思想家乃至历史唯物主义说成是“万恶之源”的私有制,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

  • 1
  • 2
  • 3
  • 4
  • 5
  • 全文;)

   摘要:私有制不是为了制造“万恶”而被发明的,而是出自生活和生产的需要。尤其是不仅包括生产工具,也包括生产对象的整体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更是原始人的一项重大改革和伟大发明,它本质上属于一种最基本的按劳分配,能持续推动社会生产的发展。同时,生产资料私有制也在社会之内开启了人与人之间活得更好的竞争,而这种竞争也是推动整个社会不断发展的巨大引擎。虽然私有制被很多人认为是导致阶级剥削和其他诸多罪恶产生的“万恶之源”,但其实它不仅不是产生这些罪恶的充要条件,而且连必要条件都算不上。所以,私有制不仅不用被消灭,也不应该被消灭,除非我们宁愿再次承受社会生产和社会发展的停滞或倒退。

  

  
按照这样的理解,应该是自从有了由人专门制造的非一次性耐用劳动工具之时,就有了私有制,其具体时间可以上溯至有石斧、石刀和其他石器的旧石器时代的早期,其内容是关于劳动工具归工具的制造者拥有和使用的规定。这一规定的出现有其必然性,而这种必然性又是由其必要性构成的。其一,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在大家准备拿工具开始集体劳动时很容易造成混乱与纠纷。因为这些由不同人制造的工具,存在技术和做工方面的差异,有的好用,有的不太好用,由于每个人都愿意用更好用的工具,这就难免会发生无序的争抢和僵持不下的争执。其二,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每个工具都是随机地被个人使用,人们在使用工具时就不会爱惜工具,结果势必大大折损工具的使用寿命。其三,如果没有这样的规定,也就不会有人愿意利用空闲时间主动去制造工具,更不会去想方设法发明新的工具。当然,实际的情况更可能是,原始人一开始就对“谁制造工具就拥有该工具”这一点没有任何疑问和异议。由于这时的工具简陋,绝大多数工具都能由个人单独制造,个人就成为了工具的所有者,除非后来在中、新石器时代出现的那些必须靠集体协作才能制成的较为大型或较为复杂的工具,如独木舟、弓箭之类,在还不够人手一件的情况下,才会暂时属于共同所有。

  
首先,他有原始群不是人类社会的明确表述:“原始群是‘动物性群体’,部落社会是人类社会。”[15]
这里,他所说的“部落社会”,其实也就是氏族社会。因他的“部落”概念,与“氏族”概念同义。

  
综上可知,在国内理论界广泛流行的私有制起源论是经不起推敲和不可取的。

  

  

其次,他有人类社会起源于氏族的观点:“人类社会的整合起点是原始群。原始群的首次结盟形成最初的部落,即人类学概念中的两合氏族。这就是人类社会的起源”,并专门申明:“首次结盟的原初部落是人类社会的初始形态”。[16]他同时也解释了原始群结盟成部落的动因是为了打破“原始群僵局”。“原始群僵局”指原本从一个原始群分化出的两个有血缘关系的相邻而居,且彼此独立的群体,最初还能和平共处,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就会因为领地和资源发生相互冲突的生死争斗,结果是强者占优,“赢得更广阔的领土和更丰富的资源,弱势群体要么被歼灭,要么只好屈居一隅或被迫离开”。[17]可是,由于客观上受到两个因素的限制,强势群体并不能因获胜而在规模上超出原有群体多少。这两个因素是,“由于主要生活在地面(而不是树上),群体规模小到一定程度就无法有效抵御大型猛兽和同类的袭击;由于食物资源有限,群体规模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有个体饿死。”[18]因此,原始群的一般规模只能和黑猩猩群一样,维持在三四十个成员左右,群体的“规模如果超过上限(四五十人),人们只有两个选择,聚在一起挨饿或一分为二各自谋生。”在“一分为二的两个原始群之间,会在短期内相安无事。但要不了很久,一两个世代(甚至更短间隔)后,当亲情和利益此消彼长到一定程度时,领土争端将烽烟再起。”“如果冲突双方势均力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1、对通行回答的质疑

  
在国内学界,可归为非同程说的似乎只有张岩。不过据实而论,张岩也并没有明确表述过“人的诞生和人类社会的形成不是同一个过程”这样的观点,甚至也没有回答人类是在何时诞生的问题。我将他定位于非同程说,只是从他探讨人类文明起源的著作《文明起源——从原始群到部落社会》中的一些具体说法推论出来的。

图片 4

  

  
首先,如果这时还没有个体家庭和个体家庭私产,即如果还没有私有制,首领怎么会有将交换所得据为己有的必要?他又能将这些不义之财藏匿于何处?且不说去进行大宗物物交换的人也不可能是只有首领一个,也不说当时只有德性高尚、办事公道的人才可能被选为首领。事实上,这时是已有个体家庭和家庭私产的,所以至少已有生活资料的家庭私有制。这就是说,在社会大分工和商品交换出现之前,已有私有制存在。

本文责编:天益学术
> 哲学 >
政治哲学
本文链接:/data/10426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沉思网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但这样的说法很难令人信服,有倒果为因的错误。

   2、私有制的出现与发展过程

  • 1
  • 2
  • 全文;)

  
接着被私有化的物品,是稍后被人类发明并用劳动工具制作出来的遮体衣物、鞋帽、身首饰品、饭碗、容器等非食物类的生活资料,亦即生活用品。于是,私有制就又有了关于耐用生活资料归个人所有的规定。这个规定的必要性,与劳动工具需要归个人所有的必要性的前两条一样,也是为了避免矛盾、纠纷的发生和延长这些生活用品的使用寿命。当氏族社会从母系氏族公社进入父系氏族公社并形成对偶婚家庭或个体家庭以后,生活资料私有制所包括的物品的种类越来越多,分给个体家庭的房屋、食物、家用陶器和各家自己打造的各种家庭用具,也成为当时社会制度认可的私人财产。

  

  
为什么劳动对象也会私有化?我认为,劳动对象私有化的真正动因可用一言概之,这就是为了解决当时人们普遍缺乏生产积极性的问题。也可说,是为了解决当时的社会生产日益乏力而难以满足人们的基本需要的问题。

韩东屏  

   关键词:私有制、生活资料私有制、生产资料私有制、集体劳动、改革。

  

  
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认为,私有制是随着“使经常性的交换成为可能”的第一次社会大分工,即“游牧部落从其余的野蛮人群中分离出来”之后出现的。[1]但是,他同时也坦承:“至于畜群怎样并且在什么时候从部落或氏族的共同占有变为各个家庭家长的财产,我们至今还不得而知。”[2]这就是说,恩格斯在此给出的只是私有制产生的时代背景条件,而没有关于私有制产生的原因和具体过程的解释。

  

  

  

  

  
其次,如果事先没有个体生产的产品归个人所有的私有制规定,即使随着金属工具的出现,个体生产和以单个家庭为单位进行生产成为可能,谁又愿意去进行个体劳动和个体家庭的生产经营?或者,即使有愿意去的,恐怕也不会好好地劳动,好好地经营。因为他所生产的产品既然不归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所有,那干好干坏又有什么区别?因而即便在私有制之前偶尔有个体生产出现,也不可能持久或固定化,更不可能普遍化。因此,所谓导致私有制产生的个体生产或个体家庭生产经营,不可能普遍存在于还没有私有制的时候;相反,普遍的个体生产和个体家庭生产经营只能出现于有了产品私有制之后。

  
我将对私有制的起源给出不同于以往的回答,而这个不同的回答,也将意味着我对私有制作出不同于以往的评价。

相关文章